阴阳师SP彼岸花追忆绘卷攻略,SP彼岸花追忆绘卷剧情及通关详解

阴阳师SP彼岸花追忆绘卷攻略 SP彼岸花追忆绘卷剧情及通关详解,阴阳师SP彼岸花追忆绘卷怎么通关?SP彼岸花全新式神,对于该式神的立绘技能相信大家都要了解哦,那么关于她的追忆绘卷是否清楚了解呢,现在就来告诉给大家详细剧情攻略吧,希望大家能够喜欢~阴阳师SP夜溟彼岸花绘卷故事一、彼岸当...

阴阳师SP彼岸花追忆绘卷怎么通关?SP彼岸花全新式神,对于该式神的立绘技能相信大家都要了解哦,那么关于她的追忆绘卷是否清楚了解呢,现在就来告诉给大家详细剧情攻略吧,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阴阳师SP彼岸花追忆绘卷攻略,SP彼岸花追忆绘卷剧情及通关详解插图

阴阳师SP夜溟彼岸花绘卷故事

一、彼岸

当一个灵魂走向终结的时候,会留下什么呢?

三途川的河水会将渡河亡灵的一生映照在水面上,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会像花一样绽放。

欣赏那些倒影中的记忆,偶尔用花枝搅乱水面,是我在这个荒芜之地的乐趣。

我在三途川的问畔种了一片花海,迷途的亡灵成了它的花泥。

花海疯狂地生长着,赤色的花避就如点燃灰寂的火焰,有人便将它称为「火照之路」。

只不过这条路最终通往消亡还是新生,就不可得知了哦?

三途川中有名为「赛之河原」的奇异间隙,它蛰伏于河流之中,时间的流逝在此变得异常。

自从一股裹若强大妖气的亡灵们误入赛之河原后,他们开始在河流深处贪婪地蚕食着我的花海与整个三途川的力量…..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呼唤来了那个海妖,铃鹿御前,这是为她而设的陷阱。

明知是陷阱仍会欣然赴约,不愧是海妖们崇拜的铃鹿御前,就让我借用你的力最来解决这次事件吧。

二百多年的时光过去了,她从赛之河原归来,那些被困住的亡灵们也成为火照之路的花泥。

我翻阅着他们生前的记忆,却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是什么让他们在死后仍旧拥有强大的、闪烁着光辉的灵魂?

寂夜中,那些掷地有声的是「执念」。

阴阳师SP彼岸花追忆绘卷攻略,SP彼岸花追忆绘卷剧情及通关详解插图1

二、尘世

三途川的天空是灰蒙蒙的,这里什么都是灰色的,除了我精心栽培的花。

那是用生命最纯粹的本质做成的花泥,种植出来的花怎么能不美艳呢?

从赛之河原离开的花泥们,他们是特殊的,难以磨灭的执念刻在他们的灵魂中。

我的花告诉我,那种滋味千人难寻其一。那我就来收集这样的花泥吧。

于是我用了一点小伎俩,来到冥界之上的尘世,属于生者之地。

尘世的天空是蔚蓝色的,海潮也与三途川不同,是纯净的蓝色。

我来到饱受战争摧残的地方,这里充斥着我熟悉的死亡气息。

天空果然也没有那么蓝,被硝烟染黑, 被乌云侵染。

他们在面临死亡前的绝望与求生欲,那份执念一定能成为让我喜悦的花泥吧。

你看,领头的那个将军,他站在用石头堆起来的无名冢前,悼念他的亡友。

他立下了一个有趣的誓言。

呵呵,让我在这个无名家旁边种一朵死亡之花, 等他向我寻求帮助、兑现誓言的那一天吧。

三、落幕

那个将军带领着他的士兵在雨夜中行军,看来这次幸运并没有眷顾他们,他们逃不掉了。

他察觉到我并非人类,但他却有十足的勇气,向我提出了交易,为了实现他那个要让士兵们活下去的誓言。

这样我就得到了一个坚韧的灵魂所制成的花泥,一个挥舞刀刃的忠诚武士。

人类害怕死亡,但他们却拥有若直面死亡与恐惧的勇气,它来源于某种「执念」。

深爱他人的执念,我已经见过,那么恨入骨髓的执念呢?

于是我往那些贫瘠之地的村庄走,一路上见到的全是哀苦与仇恨。

我遇到一个想要复仇的男孩,软弱的他孤独无助,始终无法夺走他人的生命。

对于这样软弱的家伙,需要给了他们认同,那我就来稍微煽动下他吧。

「如果正义与道德能让你快乐,那么你就去追求它。」

「如果不义与背德能让你幸福,那么你就去拥抱它。」

「追求本心的执念,并不是错误的事情。」

我对他这样说。

他眼中出现了光彩,从我手中接过赤色的花朵,身后便燃起了漫天大火。

我想起了三途川的火照之路,是不是也会在某一日成为这样的火焰?

悲伤与喜悦互相交融,这就是人类的执念吧。

我把这些特别的执念藏在了兵河之底,这样我就能慢慢

地品尝它们的味道了。

原神霜覆的急冻树攻略,霜覆的急冻树新手打法技巧

原神霜覆的急冻树攻略 霜覆的急冻树新手打法技巧,原神霜覆的急冻树作为新活动BOSS挑战,到底怎么打呢?其实要说简单还是很简单的,找准BOSS弱点即可,要说难的话,就是一些机关解密需要解开,详细通关方法内容现在就来告诉给大家吧~原神霜覆的急冻树新手打法很多人说这次有点难…

阴阳师SP彼岸花追忆绘卷攻略,SP彼岸花追忆绘卷剧情及通关详解插图2

四、困斗

这双阎魔之目注视着冥府的一举一动,我是这里的主人。

那个住在三途川的盆景,原本不过是一株在水里四处漂流的普通的赤色之花。

如今却浩浩荡荡地在河畔铺开一条火照之路,这姿态未免过于狂妄。

我那冰山曾评价过,他觉得那片花湖像是冥界长夜中唯一的火焰。

如果它能为我这冷清的阎罗殿带来点乐趣倒也不错。

冥府有自己的秩序,而我是秩序的代行者:这是绝无可能被撼动的事实。

横跨于生死之间的三途川却不是我管辖之地,它有很多很多连我也看不清的秘密。

阎魔之目所见的冥河,是一条级缓流动、掺杂着无数怪异之物的河流。

它不受任何秩序的约束,阴阳与生死的概念诞生时,它也就由此诞生。

我有种预感, 冥河会成为某种变数,它会吸引来很多不怀好意的存在。

注意到这些时,那个诞生于冥河的盆景,似乎就不是那么无足轻重了。

需要修剪一番才好,不能放任她这样肆意而行了。

我亲自前往那片花海,她似乎早有预料,反而轻轻地对我笑着。

一枝彼岸花被我折下,细长的,柔软的花瓣渐渐燃烧起来。

看啊,这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小盆景。

火照之路成了真正的火焰,全数化作灰烬被风吹到冥河之中,沉入河底。

焦灼的气息中,我好像还能听见窃窃私语的声音……她还会再回来。

最终,我还是没找到三途川藏起来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没关系,还有很长的时间。

五、不熄

那个老太婆又让我们来做这种事情了。

就是那个,监视三途川和妖怪彼岸花真的很麻烦啊。

前阵子,老太婆跑到三途川放了一把火,把彼岸花花海全烧了。

然后自已又念念叨叨什么,即使这样她也不会获得真正的死亡。

她话里的意思就像是这片花海还会不断地重生,而她也知道这个结果似的。

那到底为什么要做出焚烧花海这种无用之举?

只是为了找乐子…..?老太婆的确看起来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不过我觉得她应该有另外的目的,毕竟她是冥府的主人嘛。

因为她的命令,我和弟弟每天都要跑来三途川遥视一番。

当我因为无聊而去看那条河流时,我的弟弟拦住了我

「别看!水面上的走马灯会将人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这样说,但已经来不及了,我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记忆,而是那个女人的梦境。

妖怪彼岸花的梦境?应该是这样吧。

那梦境荒凉得就像是这三途川, 曾经帮她看守花海的妖怪荒骷髅也在那里。

我想起来了,老太婆在焚烧花海的时候,荒骷髅也和彼岸花一起失踪了。

梦境中红色彼岸花在荒骷髅手掌中绽放,长夜升起了第一成火光。

那个在冥河岸上搁浅的彼岸花蜷缩着身体,正在缓缓醒来。

原来是这样,我仿佛知道了妖怪彼岸花会重生的秘密。

六、重绽

凋零的花编织了梦境,而忠诚的信仰支撑着这个梦境。

妖怪彼岸花从冥河之底复苏,她踏上河岸,荒凉的土壤在那一瞬间绽满彼岸花。

火照之路白她脚下蔓延,成为花泥的灵魂在向她表达喜悦。

她亲吻一株彼岸花,从花海中拾起一些零散的亡骸和放置已久的盔甲。

制作一个不会死去的骷髅武士作为新的花海守护者吧。

她这样想着,随手堆起一副无首的巨大骨架,那外形竟与上一任守护者相似。

梦境中的骷髅武士挥动刀刃,花海中的无首骷髅武士也挥动了刀刃。

在执念中绽放,在执念中凋零,只要那份忠诚尚在,她就能一次又一次从死亡中回归。